最全的破解版黄金软件网站

驿站外已杀得尸山血海,双方千余将士已倒在刀剑下。

杨国忠被高力士拉着踉跄往驿站外跑去,从后院到前院这段短短的距离,杨国忠的脑子渐渐有些清醒了,恍惚之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此时他和高力士仍在驿站内,如果他奋力挣脱高力士的手,也许他不会被强拉出去宣旨,可他仍然不由自主随着高力士往外走。

今夜此时,有太多人的命运已不由自己了,只能将祸福交给老天决定。

无论李隆基存着怎样的心思,杨国忠知道自己必须要出去宣这道所谓的圣旨,若李隆基真打算牺牲他,那么杨国忠就算死活不出去,高力士也会将他的头颅带出去给外面的禁军示众。

越往外走,杨国忠脸色越惨白,快到驿站大门时,杨国忠双膝一软差点栽倒,高力士眼疾手快扶住他,一脸好奇地道:“杨相怎么了?”

杨国忠惨然笑道:“高将军,请转告陛下,臣……臣对得起陛下了。”

高力士目光一闪,微笑道:“杨相当然对得起陛下,您可一直是陛下最忠诚的臣子。”

杨国忠心中已越来越清楚自己接下来的命运,流泪道:“高将军,臣死不足惜,唯求陛下放我杨家族人一条生路,勿伤我杨家姐妹家眷子女性命,臣唯此一个请求,请陛下看在我杨国忠一片忠诚的份上……”

高力士脸颊抽搐了一下,仍然做戏做全套,搀扶着杨国忠温声道:“杨相多虑了,只是出去宣旨而已,禁军将士定然被圣旨安抚,绝不会伤杨相性命,老奴这不也在陪着您吗?”

杨国忠凄然摇头,仰天长叹了口气,然后咬了咬牙,继续往前走。

走出驿站大门,禁军与羽林卫将士仍在激烈厮杀,大门外的空地上横七竖八全是尸首,鲜血满地。

圆脸萝莉女孩微卷长发迷人电眼俏皮写真图片

此时战况已升级,禁军竟调来了战马,对羽林卫发起了冲锋,羽林卫将士用盾牌挡阵,每次冲锋双方皆有伤亡。

杨国忠骤然见到如此惨烈的景象,双膝又一软,被高力士的双臂稳稳地扶住。

高力士见将士们没有倒在平叛的战场上,反而自相残杀,死于袍泽刀剑下,他纵是宦官,亦是千年难见的义宦,心中顿觉痛惜怆然,于是吐气开声大喝道:“都住手!住手!天子有旨意!”

双方将士见驿站内走出两人,说话的是一名宦官,而宦官的旁边正站着一个面色惨白的紫袍官员,于是纷纷停战住手,各自缓缓后退,留出中间一片空地。

高力士大声道:“陛下有旨,将士忠于天家,天子必不薄待,着可赐全军将士钱五贯,收复关中后,每人赐田五十亩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禁军中忽然有人大声道:“那个宦官旁边的人正是杨国忠!”

禁军将士顿时哗然,接着纷纷露出怒色。

“杀了他!”

“诛杀国贼,清君之侧!”

“杨家人不得好死!”

认出杨国忠后,群情愈发激愤,高力士还没说完话,一支冷箭嗖的一声射向杨国忠,然而乱军之中终究失了准头,冷箭贴着杨国忠的脸颊射在驿站的大门上。

杨国忠吓得魂不附体,身子抖如筛糠,面向禁军将士有心想跪下来求饶,手脚却已吓得不停使唤,只站在原地颤抖不已。

刚从这支冷箭下捡回一命,忽然听到远处有马蹄声,一人一骑朝驿站的空地飞驰而来,人在马上却搭弓上箭,猛地一箭射出,这次杨国忠没那么幸运,这一箭准之又准地射中了杨国忠的胸膛,杨国忠惨叫一声,倒地后看着胸前的鲜血汩汩流出,身子不由控制地一阵痉挛后,终于闭眼断气。

那名马上的骑士见射中了杨国忠,于是勒住了马头,战马原地人立而起,骑士手中高举弓箭,大喝道:“禁军骑营马弓手张小敬,亲手诛杀国贼杨国忠!”

禁军将士见杨国忠倒地而亡,纷纷发出震天的欢呼声。

高力士也吓坏了,见杨国忠已死,急忙退后几步,转身匆匆回到前院。

禁军将士仍不死心,上前查看杨国忠的尸首,确定他已死后,有人用刀割下了杨国忠的头颅和四肢,朝廷右相,赫达朝堂十余载的杨国忠竟死得如此凄惨。

头颅被挑在一支长戟上,禁军高举杨国忠的头颅策马在禁军阵列中示众,所到之处皆是一片海啸般的欢呼,仿佛一场大胜。

驿站堂内,听到禁军将士的欢呼声,李隆基已经明白了什么,紧接着高力士的身影出现在门外,李隆基迅速与他交换了一记眼神,然后点点头。

盯着面前仍单膝跪着的陈玄礼,李隆基阴沉着脸道:“如你所请,杨国忠已授首,禁军将士可否停止哗变?”

陈玄礼垂头轻声道:“陛下,禁军将士要的,不仅仅是杨国忠一人的命,今日禁军大逆不道,要挟陛下杀了杨国忠,来日平叛后,陛下身边的贵妃娘娘焉知不会秋后算账?陛下甚宠贵妃,贵妃不死,将士们仍难心安。”

这番话终于触到了李隆基的逆鳞,拍案而起勃然大怒道:“陈玄礼,你欺人太甚!尔等杀了杨国忠还不够,竟欲杀朕的娘子!娘子从不问政,天下朝堂之变与她何干?”

陈玄礼此时已双膝跪地,伏首低声道:“臣说过,臣只是一座桥,帮陛下与禁军将士之间传话的,这些要求并非臣的意思,臣怎敢出此大逆之言。陛下,是禁军将士请求陛下杀了杨家所有人,以绝未来之后患。杨家所有人都得死,否则将士们仍难安心。”

李隆基气得浑身发抖,盯着陈玄礼咬牙道:“尔等……尔等目无君上,一次次要挟威胁朕,这等行径,与贼子安禄山何异?朕若答应了你,下一个要求会不会就是朕的头颅了?”

陈玄礼重重叩首道:“臣与禁军将士绝无此念,杨家诛族后,禁军将士愿向陛下发誓效忠,惟命是从!”

李隆基深呼吸,脸色铁青身躯发颤。

“见朕落魄,尔等便如此欺凌君上,什么忠臣,什么国士,皆是势利之辈!”李隆基瘫坐在地上,眼中流下泪来。

陈玄礼眼眶一红,他其实也很委屈,站在他的立场上,他已经在拼命保护李隆基的周全了,若李隆基知道太子李亨有着怎样的心思,而他为了大唐天子的性命做出了怎样的努力,恐怕李隆基会感激得涕泪横流。

然而心中的委屈不能对外人说,一旦说出口,便是一场更惊心动魄的风暴,大唐社稷已是风雨飘摇,实在经不起内耗了。

陈玄礼垂头含泪道:“陛下,臣无愧于陛下,臣……真的尽力了。”

李隆基摇头泣道:“陈玄礼,朕今年已七十岁,一生唯遇娘子这一位知己,朕与她恩爱多年,娘子亦颇识本分,从未做出逾矩之事,朕余生不多,为何不给朕留条生路,让朕与娘子平安偕老?官爵,权势,钱财,土地,禁军但有所请,朕皆不吝赐之,唯求娘子一条活命,朕可对将士发毒誓,今夜之事若罢,天家世代绝不重提此事,如何?”

李隆基此刻像个穷途末路的沧桑老人,目光充满了哀求之色。

他对杨贵妃终究无法割舍,多年的夫妻之情令他此刻愿意降天子之尊为妻子求得一条生路。

陈玄礼沉默不语。

杨家必诛全族,这不是可以讨价还价的条件,如果不能满足,禁军将士不会罢休,因为太子李亨在禁军内埋下的棋子绝不仅仅只有他陈玄礼这一颗,陈玄礼心软了,别的棋子不会心软,杨家全族不死,禁军中必然有人会再次煽动,那时或许就不是杨家人的死能够平弥的灾难了。

见陈玄礼沉默,李隆基知道陈玄礼不愿让步,顿时眼泪愈发止不住了,身躯抖索地跪在陈玄礼面前与他平视,陈玄礼见李隆基竟朝他跪下,不由大惊,急忙重重叩首,惶然道:“陛下不可如此,臣死罪!”

李隆基正要继续求情,却听到堂外的院子里一名官员上前几步,跪在堂门外大声道:“臣,京兆司录参军韦谔伏请天听。陛下,禁军众怒难犯,再迟疑恐生不测之变,臣请陛下当断则断,江山社稷为重,社稷不保,诸事弗言。儿女情长与祖宗江山孰轻孰重,陛下请三思!”

院子里无数朝臣纷纷跪下齐声道:“臣请陛下社稷为重!”

李隆基露出怒色,指着门外嘶声吼道:“尔等只顾自己富贵,何曾为朕想过?朕仅此一妻,娘子何辜,竟受此牵累,杨国忠死了还不够,非要赶尽杀绝么?”

堂内,陈玄礼重重叩首:“陛下,社稷为重!杨家全族尽诛,三军将士才能安心为陛下效忠而无后顾之忧。”

非常突然的,堂内的高力士竟然也面朝李隆基跪下了。

李隆基心头剧颤,连身边唯一信任的宦官也是这个态度,李隆基顿觉天地之大,自己竟举目无援,孤家寡人今夜实至名归。

“高力士,连你也……”李隆基面色惨然道。

高力士垂头大哭道:“老奴与贵妃娘娘主仆多年,怎忍加害?但是,陛下,社稷比贵妃娘娘更重要啊!陛下该有个取舍了。”

Tags: